執手

不是不爱

“爷,需要叫个人过来吗”
“嗯”衣服随手往沙发上一扔,一首扯着领带往楼上走去“吴情”
“是”快速走出房子走向一辆车子,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小点直至再也看不见了。
剑眉星目,挺翘的鼻子,薄情的唇水声渐渐的变得越来越大,水珠滑过头发划过刀削轮廓般的脸颊,淌过胸膛,再渐渐的往下滑。。。性感
“爷”很舒服的一个声音
只用一条毛巾裹着下半身就走了出来,水珠还在淌着,增加了点韵味
“嗯”径直走到床边,吴情慢慢的放下手里的包先将黑色紧身裤一点点的脱下手指划过腿部线条显得很柔美,气氛变得暧昧,往上两个手指慢慢的解开一个个白衬衫的纽扣,撑起一边的肩将衬衫从肩膀上滑落,到最后只剩下内衣等着那个人把他们扯开,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极致的韵味,不显轻浮恰到好处令人赏心悦目,男人一直注视着女人,自然也将刚刚女人的动作一丝不露的看尽了眼里,却没有看进心里,毕竟对方也只是他众多情人中的其中一个而已,女人一步步的走向男人动作轻缓却不缓慢使人烦躁,每一步都走的精打细算,算得分毫不差,如同女人的人生一样。当走到男人跟前的时候,看见男人的下身已经将毛巾顶出一个帐篷了,能看出大约的尺寸了,令谁看了都是心动的,而女人只是看了一眼,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种淡淡的微笑,躺在了男人身后的床上没有了动作,此时此刻他就是一朵等着被人采集的花,男人转身直接伏倒在女人身上,双手抚摸着女人的身躯,软绵绵的,甚至有点算得上微胖,但手感却很好在他的众多情人中也算是中等的了,慢慢的男人的双手与女人十指相扣嘴唇映上了女人的唇,这个吻并不温柔在女人看来只是为了更好的调情强取豪夺而已……天已经微微泛亮。被子掉落一半在地上,床上的人还在喘息愣神中,但不过也只是一会,女人就爬了起来,他知道时间到了就该离开了,她拾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坐在床边回头看了看床上浅眠的男人,平时她会直接走,但今天她没有,微启红唇,声音经过一夜的洗礼已经变得沙哑但却不觉难听反倒有点低沉的性感,面色经过刚刚一波云雨还泛着春色微微上挑的眼尾迷上的情欲的色彩还没消散。
“我后天就要离开上海了……”
“吴小姐,这是您的支票”雷雨弓着身子将支票递上。做男人的情人福利是真的不错,一晚一百万,慷慨大方让人不喜欢都不行。雷雨看着一支细嫩赏心悦目的手将支票从他手上拿走,拿走的时间速度总是那么的恰当,如同女人一样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不偏不倚的恰好的。打开门准备将吴小姐送上车的时候,吴小姐却突然开口了,这是让雷雨惊讶了以下的但也仅仅只是一下而已,毕竟在这个时候总是有很多不同的人做出过同样的事说出过同样的话来,说来说去也只是赛点钱给他让他在下次爷找人的时候自己能帮上几句,但那个人的心思哪是旁人可以多嘴的。他以为这位吴小姐也免不了要狠那些女人一样了,虽然说他之前从来都是拿完支票不多说一句直接走的。
“雷雨,我后天就会离开这里了,下次爷召我的时候我就不回来了到时候请您帮我解释一下”雷雨惊讶的抬头看了面前的女人,她的脸上至始至终都是带着一副浅浅的笑容的,他不禁出口到“您为什么不直接跟爷说呢”雷以自己也惊了一下自己的心直口快,要是别人的话他估计会想还不一定有下次呢 但这个女人他不是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她跟其他的人是不同的,别人有没有下次说不定但她一定会有,这样的想法让雷雨吓到了“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不要命了”腹诽着。女人像是没有发现一样这次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无奈又宠溺得说了一句“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留步吧”
雷雨站在门口目送着女人一步步的走上了那辆黑色的车,看得出女人的身体有所不适但却依然端庄,没错端庄,沉稳总是那么恰好总是给人舒适的感觉,这样的女人任谁都想象不到他是黑白两道帝王的情人之一,但她这个情人终究是有点不一样的,她是在所有情人中最能守得住心的那一个情人,因为不爱所以理智,所有的事情都做的恰到好处,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她叫吴情是哪个房间里的帝王情人里的呆在那个帝王身边时间最久的一个情人。那个男人没有结婚但却有很多的情人但每个情人最长都不会超过一个月,只有把一个女人自从22岁起就一直呆在那个帝王身边直到现在她28他26了六年了,这是任何一个帝王身边的其他情人都做不到的事清。六年无法逾越的一个时间点今天天亮后这将成为一个不可能被打破的时间点。这话可能会让人觉的不可能但我雷雨就是垛定了这一切,能打破六年的只有这个吴情的女人。因为情人这一类在爷眼里就是一个晚上睡觉的人而已,想召她们就召她们不想的话他们就只能乖乖的等着,但有很多人都没那个耐性,做不好情人这一业,妄想得到更多自然不可能长久了。那辆车子早已驶远看不见尾灯了。雷雨慢慢的关上门脑袋里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女人的场景。那个时候他们的车子正好驶过女人开的花店,女人微笑的样子映在了车窗上“把那个花店女人的资料调查出来,今天晚上就她了”话语从男人的唇间倾出“是”齿轮开始转定但又好像没转。本来以为这样的女孩会拒绝这样的事情,但没想到当听到我们消息的时候她只是微微一笑“你等一下我把门关一下”,那个时候他多看了女孩几眼,但也只是看了几眼没有多想,女孩的长相顶多是能算是中等偏上,很男人众多情人相比实在普通,唯一算得上出彩也就是女孩的态度和气质了,在这么沉浮的大城市中,她却一直给人一种宁静舒适的感觉。那一晚后男人经常会召女人,但我也以为一个月过后就有什么都不是了,但显然我错了,男人在一个月后,两个月后,三个月后,一年,两年,三年……男人身边的情人被替换了一个又一个,但他始终没有被替换掉,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我每天都会递上一支支票。我总以为他两会往上发展总有一天也会宣布点什么,但一直到现在也什么都没有变,他们之间始终情人,
太阳慢慢的升起“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讲呢,我讲了啊,可是……”女人疲惫的靠在车窗上“我后天就要离开上海了……”望向背后的男人他丝毫没有动静,女人貌似有点生气了但却又很无奈,她慢慢的用手扶开自己的头发一只手撑在床上,虔诚的吻上了他的唇,这是她第一次吻他,但也或许是最后一次“轩~”一声缠绵的呼唤,换来了男人睫毛的轻颤。女人像偷了腥的猫一样,舔了舔嘴唇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不是不爱,只是爱的太理智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男人没有再提我女人,女人从男人的世界里消失了额。
不是不爱,只是爱的太深沉了……
那一夜的回忆停留在了女人的背影那一刻。

跟王源在一起久了
忍不住了,下单了

他俩有时。。。咳咳,还真是有些不可言说的宿命哈😂

什么叫不实?
肯德基难道不是你们取关的吗?!

梦竹马

正是那个下午,他们相识已经10年了。
“嘿,想什么了”
“想。。。不知不觉都上大学了”杏仁眼懵懵的
“嗯~,还有呢?”
“还有。。。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毕业了”
“还有呢?”
“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22了”
“还有呢?”有点邪邪的笑哦!
“还有。。。?”想象一下水汪汪的懵懵的杏仁眼望着你的感觉
“怦怦”完了,心动的感觉啊,虎牙好傻啊~(痴汉笑)“还有~我们在一起已经7年了~”
蹭的一下兔牙少年的耳朵布满了可疑的晚霞,头埋的低低的
后脑勺真是可爱到冒泡,虎牙少年伸出手摸了摸手感,满意了点了点头。

“呵~呵~出门买个东西都被虐狗,这个世界都玄幻了”来自某个粉红泡泡氛围后面的吐槽
据说当天晚上z大校园论坛炸了,各大首页榜被虎牙少年兔牙少年,学校元旦晚会上的吉他少年钢琴少年……所霸占。而当事人正在咳咳咳。。。。。。
七年之痒,大学生活画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巧合太多了就不是巧合了💙💚

未多加修饰的嗓音
慵懒随性的风格
温柔而又磁性
抓紧着我的心脏似的曲风
👏👏👏💗

最近看了小凯中餐厅的消息,忽然想看关于小凯和小源一起开餐厅的文章了😂